对不起,我玻璃心,我小心眼,我无理取闹,你看我一眼好不好?


对不起,我玻璃心,我小心眼,我无理取闹,你看我一眼好不好?

by 终于喜闻乐见了

地址:http://tieba.baidu.com/p/2263467299





纪念死情缘一星期,镇楼图就不找了吧。



不如就先说说我是怎么死的。

JJC死情缘真是常见到说都懒得说。

他嫌你水?你嫌他水?意见分歧而吵架?他跟别的妹子打JJC?

没有,都没有。

可是这就高枕无忧了吗?



我们在PVP中太默契,默契得从来没有过一点争执。

他犀利,我也不水。是他带我开始打JJC,最初我什么都不会,他耐心教我,我安静听着,现在我能轻轻松松手动代打2200了,他的话也少了。他是个很好的队友,我也算是吧?

我们都没有需求之后,就开始跟他的朋友一起接33代打。

他打JJC的时候,治疗永远都是我。

他撸人头的时候,也只会是我跟在身后王母风袖玲珑箜篌。

没有三,没有互喷,很完美对吧?



刚才他游戏上线了。

死情缘后我就假装A了,开了个朋友的号,偷偷加了他好友。

QQ一直隐着身,看他很正常地在群里聊天。有人在群里提起,今天没看到花卷呢?

为了方便叙述起个代号吧,我是花卷,他是包子。

我以为他会说点什么,但他什么都不说。

大概消失三天后,有人开始问了:“包子,花卷哪去了?”

他不吭声,装没看见。

今天正好一周,已经没人再问花卷在哪了,他终于可以不被我烦了。



假装消失的这段时间,我在做什么呢?

我在开着朋友的号,紧盯着他的上线提示。

然后我就看他的位置。

然后我就默默地跟自己纠结一会儿。

然后我就毫无悬念地输给自己了。

然后我就神行千里,去他的地图。

然后我就紧盯着目标列表,地毯式扫地图。

然后我就选中终于被我找到的他,躲到房顶,或者柱子后,或者茶馆棚后,或者杆子上,或者屋子里,或者雕像里,反正他看不见我。

然后我就选中他,看着他,看着我们两个中间插件连接起来的那根线。

像跟踪狂一样,跟到他下线为止。



我这么过了一周。

他每天照常做任务,切磋,只是不打JJC。

我好想冲过去,跟他说,对不起,我们继续情缘吧?

不跟着你的游戏,我已经不习惯了。

我还想抓住他的领子对他喊,我一直在看你,你知不知道啊?

我游戏都不上了,你不问问我吗?

我不更状态了,你不觉得奇怪吗?

我不刷微博了,我微信不发朋友圈了,我真的杳无音讯了,你不担心我吗?

我不在你身边,你不觉得无聊吗?

求你想想我啊!

求你看看我啊!

我觉得会这样想的我真是太可怕了。



楼上有人说我竟然能找到他,好厉害。

很简单的。

如果他在黑龙,就在从营地到冷翼毒神的那条路上。

如果他在南屏和昆仑,就在浩气做任务的地方附近偷人头。

如果他在瞿塘峡,就在白帝城下了鸟的地方附近偷人头。

如果他在洛阳,就在门口切磋的地方插旗。

如果他在长安,就在交易行到铸造师的这条路。

如果他在扬州,就在茶馆,如果不在,坐一会儿他就回来交茶馆任务了。从前天开始他也有可能在茶馆到交易行的路上了,因为我上次寄茶馆五件套给他是在上周一,我一次寄八天的份。

如果他在成都,就满地图跑碰运气,因为他在挖宝。

除此之外,他也有可能在刷铜甲或者在稻香村做清明任务。

那就在洛阳等着就好了,他一会儿就飞回来了。

我记得很清楚的。

因为从情缘开始到清明那天死情缘前,他走过这些地图时,我都站在他身后。



清明之前那几天我发了点低烧。

头疼,不舒服,很累,想睡觉,但是不算严重。

所以想起上次寄过去的茶馆五件套该用完了,就把笔记本抱上床,裹着被子帮他采集。

他上线,密我:“打JJC吧?”

我说我头疼呀。

他问:“怎么了?”

我说,我发烧了。

他说,那你多休息,别玩游戏了。

我说,嗯。

然后他就去黑龙打架,我把材料寄过去,吃了点药,下线睡觉了。



第二天烧得更厉害了些,白天帮他清了一下任务就挂着QQ睡觉了。

晚上他可能是看我不在游戏吧?就QQ密了我:“花卷,头还疼吗?”

我不舒服,睡得很轻,听到QQ响醒过来,看到是他的私聊,觉得很开心。

因为觉得他关心我。

我回复他:“不疼了,别担心。”

然后他说:“那上游戏去打JJC吧?”

我愣了愣,说,“我还是很困,今天先睡了,好吗?”

他说,好,那你好好休息。

第三天,他上线的时候,我正躲在被窝里,看着长安城楼下的人来人往出神。

他密聊我,说:“打JJC吧,我跟馒头说好了,他白天找的老板。”

馒头是我们33JJC的队友。

然后账号和密码从yy发了过来。

其实到了赛季末,代打很便宜了,一直接也只是因为不JJC就无聊没事可做。

我不是很喜欢PVP,之所以我会成为一个玩得还不错的PVP玩家,只是因为他。

我也不喜欢JJC,但是我喜欢“跟他一起JJC”。

还有“跟他一起黑龙”“跟他一起大战”“看他切磋”和“听他说话”。

第1/7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