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藏剑的故事】迷雾中的梅鹿


by 384封未读

地址:http://tieba.baidu.com/p/1749749846





我又来水战阶了

这是个二分真,八分假的故事,所以请各位看官不要太较真哦。

喜欢看的朋友请留下你宝贵的的十五字,不喜欢看的朋友请嘴下留情哦。

另,故事中出现的ID、帮会名字都是杜撰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最后,疯子,希望你能看到这个故事。

最后的最后,这个故事更新可能不会太给力,请不要打脸。

我最近总是做一个梦,梦到我驾车行驶在美国内华达州的50号公路上,旁边坐着我的前女友潇潇,她的笑脸总是那么的明媚,让我的眼睛总是不忍抛下她而去关注一下周围的路况。

然后突然之间,我的眼前浮起淡白的浓雾,潇潇的脸孔慢慢地变得模糊。我有些茫然地看向前方,却看到一头梅鹿静静在站车头的不远处,在重重迷雾中,它温柔的眼睛注视着我,让我忘记了思考。

车子依旧向前行驶,它的眼睛在我的眼前渐渐放大,我终于看到了它眼底的惊恐,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每当深夜我被这个梦惊醒,就再也睡不着。50号公路、潇潇、浓雾、梅鹿,我不明白这个奇妙的组合预示着什么,在这个问题上我想上一分钟都会觉得头痛万分,但是它又像个黑洞一样吞噬着我的思绪。最终,我强迫自己放弃思考,在网上找了个游戏来玩,借此来转移我的注意力。

于是选了剑网三,我懒的升级,正好手头上又有点闲钱,就买了一个80的橙武藏剑号,改名叫做迷雾中的梅鹿。

我在游戏方面确实还有些天赋,所以我上手很快,又加上我的买来的号装备确实非常不错,所以我拿人头拿的很爽。

我不屑于在游戏里做什么大侠,因为我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我玩游戏的目的只有一个,杀人!发泄!

从此,我就在某城市郊区的一幢空荡荡的大房子里过上了每天吃饭、睡觉、上游戏杀人的简单而又规律的宅男生活。



要想在游戏里出名,只有两条途径,要么你操作厉害,要么你名声很臭,不幸的是我两条都占了,所以我几乎每天都被刷世界,但是我从来不还口,因为不屑。我杀了你,你要么像个爷们一样杀回去,要么就承认自己技不如人,何必像个泼妇一样在世界上乱喷口水,难道这样就能挣回几分面子?

刚买来这个号的时候,我做了易主说明,然后删了所有好友,帮会却还留着,因为毕竟是个很大的pvp帮会,氛围还算不错,虽然我不需要。

在这个游戏里,我是个独行侠,不参加工会或者阵营的任何活动,单挑才是我的最爱。我的眼睛里只有浩气红名,只有人头。我每天的活动地点就是黑龙,昆仑或者南屏山,看到红名,不管对方是男是女,什么职业,装备如何,我都会冲上去疯狂收割。一个多月下来,我已经收割了一万多个人头,他们都叫我疯子。

渐渐的我眼里的红名不再单纯是浩气,也有一些恶人,因为我曾经在野外杀过他们浩气的朋友,所以他们就来杀同阵营的我。这让我觉得有些好笑,同时对金山的阵营设置相当的无语。除了周末的攻防,恶人跟浩气可以说是不分彼此,好友,交易,组队,聊天都是允许的,偏偏又要求大家在周末的时候做上几个小时的敌人,互相厮杀,这不是扯淡吗?所以也无怪乎很多人的阵营观不强烈,是金山没给大家创造一个强烈的对立氛围。

更让我觉得可笑的一件事是,号称誓死捍卫恶人谷的帮主找了一个浩气的情缘,他的情缘被另一个恶人帮会的人在野外坑杀,然后帮主对那个恶人帮会发起了帮战,并要求全体都去。我没去,依旧在黑龙杀着浩气红名。那帮主密我让我快点去,我回了一句我不觉得那个人有错,恶人杀浩气天经地义。然后我就被踢了,彻底成为了一个散人。

但是这对我没有任何影响,在游戏里我不需要任何朋友,也不需要任何组织,只要我的装备和手法都还在,我在游戏里就永远不会觉得孤单,仇人越多,我就会越兴奋,杀气越重,我就会越痛快。

所以说我不是个好人,从来都不是。

和现实中一样,如果你在游戏中很强力,那么就总有一些不安分的女人往你身边蹭。她们之中有的会偷偷的跟在我身后,在我和别人厮杀的时候,恰当好处的奶我一口血,然后等着我跟她们说谢谢,有的则直接密我说,大侠,你好强力,加个好友可以吗?我不缺女人,更不想在游戏里找什么情缘,对我来说那是拖累,所以对那些明目张胆的搭讪我通通不予理睬,时间长了,她们也就识趣的不再打扰我。

杀人杀的太多,偶尔也会产生倦怠感。那天晚上我一个人站在长安主城的城墙上,看着底下熙熙攘攘的人群,他们之中有切磋的,有聊天的,有战场排队的,还有装疯卖傻的,他们或许都没有我强力,但是看上去却很开心。我点开自己的好友栏,里边空空如也,有那么一瞬间,我想是否应该换个玩法,但是在下一秒我就否定了自己。记住你来玩这个游戏的目的,迷雾中的梅鹿!



“你想不想赚一笔钱?”一个叫月在回廊的人突然密了我。

我转了一下视角,发现不知何时一个漂亮的成女五毒站在了我的身后。

我不缺钱,但是我觉得这样的开场白很有趣,它成功的激起了我的好奇心,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有钱赚自然是好。

第1/14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