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闻乐见】好故事怎么能少了天策和七秀!


by 双梦凌如忆

地址:http://tieba.baidu.com/p/2359000872





作为长期贴吧818奋战前线的天策和七秀,这次楼主想给他们一个好结局。



故事发生在去年七夕。



洛道。



那个叫长恭的天策,已经在李渡城顶,用近聊刷了半天的“七夕活动求个伴”。

如果不是碰到闲的蛋疼来跳房顶成就的炮哥贤德诞腾,洛道的鬼都不会发现他的。



[近聊]贤德诞腾:军爷,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你在这刷没用的。

[近聊]长恭:你不是人么。

[近聊]贤德诞腾:……一不留神,灰不拉几的炮哥从房檐掉了下来,伴随着销魂的“啊~”



贤德诞腾看着屋顶上迎风飘荡的须须,心想,这么丢脸应该没被看到吧。

一身鲜亮高贵冷艳的军爷手持长枪,漠然不动刷着“七夕活动求个伴#玫瑰#玫瑰[黄瓜][黄瓜]”

看样子没被看见。

炮哥从地上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这时,军爷的广告忽然短暂地停了一下。

[近聊]长恭:蠢。

[近聊]贤德诞腾:啊?

[近聊]长恭:你好蠢#鄙视

[近聊]贤德诞腾:……卧槽士可杀不可辱!

小土炮轻功一跃腾空而起,然后。



他忘记他的气力值还没有回。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等待复活时间结束,从地上尸体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军爷居高临下地睥睨着。

我能感受到他内心一定地想用风林火山给我摆出一个“蠢”字来。地上炮哥默默地想。



再一次原地复活起来,贤德诞腾同学终于千辛万难地跳上了屋顶。

翻身就英姿飒爽地在军爷前面插了一杆旗。

[近聊]贤德诞腾:我说过,士可杀不可辱。

刹那间都觉得扬眉吐气了起来呢。



半响。



[近聊]贤德诞腾:方才我喝了杯茶。

炮哥:

军爷:果然士可杀。



这个时候,贤德诞腾的好友毒姐点进组。



【看大咪咪】加入了队伍。

[队伍]看大咪咪:蛋蛋,你的血条怎么了!

[队伍]贤德诞腾:和人切磋输了

[队伍]看大咪咪:蛋蛋你又调皮了,一定是轻功摔了吧哈哈哈哈

[队伍]贤德诞腾:闭嘴!

[队伍]看大咪咪:你怎么在洛道?

[队伍]贤德诞腾:跳成就

[队伍]看大咪咪:#鄙视 清云风和盈袖那对小剑人就要回来啦,你还有心情跳成就!

[队伍]贤德诞腾:那我该干点什么?提着刀砍他们十条街,还是痛哭流涕求他们放我一条生路?

[队伍]看大咪咪:说好的冰心剑指江湖呢?你就这点出息?

[队伍]贤德诞腾:大咪,我不想再去碰那些破事了。

[队伍]看大咪咪:艾玛我说……

藏剑【就不给鱼干】申请加入您的队伍。

【就不给鱼干】加入了队伍

[队伍]贤德诞腾:这是?

[队伍]看大咪咪:#爱心#爱心 么么么么哒亲爱的!

[队伍]就不给鱼干:么么哒小亲亲

[队伍]贤德诞腾: 你们让我吐会儿

[队伍]就不给鱼干:亲亲~~~这个家伙是谁?

[队伍]看大咪咪:噢!我基友啦!别管她

[队伍]就不给鱼干:好嘛不管她,我吃好饭了,我们去万花继续做七夕任务吧MUA!

[队伍]看大咪咪:#亲吻

【就不给鱼干】退出了队伍

【看大咪咪】退出了队伍

贤德诞腾:……



还没缓过恶心劲,毒姐又发来了密聊:“蛋蛋,做人呐,最要紧的是开心。你不想去管,那也是不能勉强的。我煮碗面给你吃吧。啊呸……我在说什么。蛋蛋啊,趁着七夕,你也找个人做了任务,说不定还能有一段新情缘呢!”

说完又炫耀地补了一句:“像我和鱼干一样!”



毒姐这么一搅合,贤德诞腾被军爷激怒的好胜心一下子就冲淡了。

他怅然若失地坐在李渡城门上,看着洛道黯淡的天空,听着悲凉的背景音乐。

身边的天策还是孜孜不倦地发着广告。

过了许久。

[近聊]贤德诞腾:军爷,你看我怎么样?我俩搭个伙做七夕任务吧。

[近聊]长恭:太丑。

[近聊]贤德诞腾:尼玛来战!!!!

军爷的须须似乎摆动了两下:赢了我。勉强和你一起做。



毫无疑问 贤德诞腾地被长恭揍出翔。



输了的炮哥没有打坐回血,他愣愣地站在屋顶。

军爷转过身看着他。

忽然炮哥在屋檐边上砸出一个飞星遁隐。

下一秒军爷游戏界面弹出了炮哥组队申请。

[近聊]长恭:= =?

一头雾水不过还是——确定。

[团队]【长恭】欢迎加入【贤德诞腾】的团队!



只见炮哥跳下房顶,那一瞬间用子母爪把军爷拉了出去。



半空中的炮哥贱兮兮地一笑:Jack,you jump.I jump。



然后一个飞星遁隐回到了屋顶。

军爷被摔死了。



[近聊]长恭:很好。

为什么觉得一股寒气森森地冒了上来。某人后知后觉地挪了两步。

[近聊]长恭:你是想死呢?还是想死呢?

[近聊]贤德诞腾:#惊恐 军爷!俗话说的好,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却不能复活你!#大哭#大哭 我幡然悔悟!我们两个DPS在一起是没有前途的!啊不如就此别过江湖不见!拜拜了您呐!

说完转身轻功欲跑。

第1/18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