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事不要钱】第八个故事:遇见和告别,都在最美时候


by 我的故事不要钱

地址:http://tieba.baidu.com/p/2691891617





这是一个完结的故事。从第六个故事的时候就在写了,一直到昨天才写完,所以期间耽误了歪传的更新。第八是一个很好的数字,作为玩家视角故事系列的最后一个,应当很圆满。写它的过程中,因为游戏生活的各种变化,情节真是集满各种基调,结局改了又改,终于尼玛完成了!!

这个故事写给我挚爱的两个门派:纯阳和七秀。不管有多少关于秀秀的负面评价存在,我在游戏里始终遇见着最好的秀秀们,那大抵是我的幸运。

因为写的时间过长,环境不尽相同。这个故事一部分在手机里,一部分在纸上,一部分在电脑里……然后我发现一个惊恐的事情——公司电脑上的文档是加密的,无法复制粘贴在非本地文档中!!!!于是有好大一部分我要重新打进贴吧里。

容我贴上慢慢打好的部分上班摸鱼容易吗……啊!



抬头是轻云缓送的天,低头是飞珠溅玉的水。

远眺是浅黛连绵的山,近看是垂绿滴翠的草。

风景是相当美的,人也是相当丑的。

某玩家扯了扯身上的衣服,真是乡村啊……萝莉明明是春草初生一样的娇嫩好蹂躏的样子,怎么成女的衣服设计就如此偷工减料不考究呢?

看看这可疑的黄色,简直不能更像某物。

这神来之笔的刘海,瞬间就遮挡了高大上的脑门,挡财路啊。

还有这张脸,美得很,美得紧,美得木无生气。

瞥一眼系统默认选择的名字:望舒。

不行,该造型过于鬼斧神工,不符合她的审美。

该名字过于高深,她平平智商难解其意。

某玩家收回嫌弃的眼光,毅然决然地退回登陆界面,删号了。

重建!

首先,得选一个脸。

这个脸不行,太过温柔美貌。这个也不行,太过萌动天下。这个还是不行,太过清纯无辜。以上气质,完全驾驭不了。

刷刷点到8号脸,某玩家咧嘴笑了,倒生八字眉,平展枣核眼,鼻子塌而且团,嘴巴大而且厚,一眼望过去就充满杀气和威慑力,实在是打家劫舍杀人越货必备之良脸啊……这个好。

其次,得选一个发型。温婉贤淑不行,小家碧玉不行,活泼可爱更是要不得,开玩笑,姐是将来要当土匪的人。一定要自由奔放放荡不羁……嗯,不要刘海不要辫子不要头饰,油光水滑紧贴后脑露出一张大脸的发型最适合了。

再者……算了衣服都是一样丑,不用费心了,还是起名字比较重要。

既然是要做土匪的人,那些个小清新啊文艺流啊复古式啊都不能用,要一鸣惊人达到振聋发聩的效果才好。

于是决定了,叫[交钱不湮]。

有内涵的人一定会明白自己这份苦心的。多多地交钱,必定不阉,绝对不阉……

不湮姑娘很有诚意地再次进入了游戏。

风景依旧是相当美的,衣服虽然还是那么丑,但是如此钟灵毓秀的人和独步无双的名字足以弥补这点遗憾。

正式而又隆重地,[交钱不湮]大侠于稻香村横空出世了。



提着双剑的未来土匪大人站在出生石上,看着身边挤挤一团的人群,激动得简直不知道先做些什么好。她猥琐的目光打量着身边的玩家,像是老鼠打量着苞米。前途是光明的,财路是滚滚的,都是资源啊!她做一个商界土匪的伟大理想一定可以在这个人满为患的服务器得到成全。

勤劳好致富,不湮土匪决定先勘测一下地形,看看周围的花花草草有没有什么值得采摘。

“风吹大麦翻被浪嘿,小妹要嫁好情郎!秋来田里滚成双,来年儿子抱手上,啊~抱手上!”

不湮正直地哼着自创的淫词艳曲,东张西望。

近聊有玩家看见歌词以后虎躯一震,头上飘出点点无数。

“这一定是可塑之才!”

土匪大人并没有发现身后跟着鬼鬼祟祟的三人组,更不晓得在附近出现的白字是在讨论自己。

说是鬼祟三人组,其实也只有打头的那个女玩家形迹可疑。身后跟着的两个白袍人坦坦荡荡地飘,飘得漫不经心。

可疑女玩家顶着[鲜血糖葫芦]这样令人发指的名字,兴奋地追在不湮土匪屁股后面转圈。

“怎么样,果然是小白吧?一定要勾搭过来壮大帮会力量!”糖葫芦同学对转了一圈又一圈看起来像是找不到任务的不湮小白充满自信地判断。

“未必。”白袍人其一[九行]道长发话,慢吞吞地打字,“这种甘于自黑的程度,一定是浸淫剑三多年才有的境界。”

“一边去,你不靠谱。”葫芦转头问白袍人其二,“小酒窝,你觉得呢?”

被点到白袍人淡定地敲字:“水瓢姐说得对。”

“……你见过糖葫芦做的瓢吗?!不要喊我水瓢!”

“我也不叫小酒窝。”

“……”早该知道跟这两位讨论什么都是虚幻的,关键时刻还得依靠自己的智慧。

糖葫芦冲了上去。

这一冲,就很不合时宜地拦在了土匪大人不湮奔向未来的路上。

“啊!这位女侠,我看你红光满面,ID精奇,手提双剑,善于转圈,一定是我秀坊中人!”

交钱不湮看见顶着一串白字来回蹦跶的粉色人状物体,有点不确定:“说我吗?”

“是你是你就是你!”糖葫芦眉开眼笑,“今日我见天降祥瑞,紫气东来,必有高人诞于稻香村,特来迎接,快随我进碗!”

不湮沉默片刻,“玩这个游戏,一定要这样讲话吗?”

她很有些为难:“看起来好有文化好有难度啊……对于一个立志成为土匪的人来说,难道不觉得要求太高吗?”

纵横江湖三十年的糖葫芦难得噎了一下,她听见了YY里某名九行的白袍羊笑了。

第1/28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