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故事之五】寂寞在唱歌


by 384封未读

原帖已删除



你有没有曾在一个秋日的午后睡去,然后在黄昏时分醒来,窗外一片阴暗,还没有几盏灯火。

微冷的风吹透纱帘,打在你的皮肤上,骤起的寒意让你紧紧的拥住自己。

你独自一人,像身处茫茫旷野,你不知自己从何而来,亦不知该去向何方。

你从温暖的梦乡跌进现实的凄凉,有些冷,有些怕,谁来帮我开盏灯吧,你对自己说。

故事还没开始写,先打个预告。这个故事可能不会好看,但是我觉得它比较有代表性,所以决定把它写出来。

激情总会退却,风景终将看透。

剑网三年,是什么让你在游戏里流连忘返,走了又回?

即使眼睛已经疲惫,即使心里已经很累,是什么让你仍旧对它依依不舍?

兄弟情义?极品装备?犀利操作?心中人?梦中江湖?看不够的风景?永不厌倦的剧情?还仅仅是因为无法排遣的寂寞?

你,能告诉我吗?

以下故事来自剑网三玩家的真实讲述。

故事中的人物ID、帮会名称均系杜撰,如有雷同,纯属是你我心有灵犀......



讲述者游戏ID:保密

讲述者性别:女

讲述者服务器:保密

讲述者游戏职业:毒姐

讲述者现实身份:上班族

讲述时间:2012年10月7日14:30至18:30

讲述方式: yy聊天

记录及整理:384封未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给自己筑了一道墙,别人走不进来,我也走不出去。



我是被两个朋友带到剑三的江湖,满级之后,一个朋友A掉,一个朋友追求极致的pvp,生性闲散的我被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唯一的交集只有大战,喊人、组队、碾压,沉默而暴力的相处,结束后甚至连一声再见都来不及说,朋友就神行走了。



更多的时候,我喜欢一个人看风景,这里走走,那里看看。

我走遍了剑网三的每一个角落,可是没有一个地方能让我觉得可以停留。走的累了,也会驻足发呆,眼前如画美景,心中却倍感凄凉。

世界很热闹,屏幕刷新之快让人来不及眨眼,可是那些热闹不属于我。

这个江湖大如瀚海,我却渺小如蜉蝣。

我独自走在这条寂寞之路上,不知它通往何方,只有我和自己做伴。我孤单的一直走着,走着,有时我希望能有人陪伴我。(梦碎大道)



我来剑网三,是想看看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的世界,没想到它对我来说跟现实差不多,是一个虚幻的巨大的荒芜旷野。

尽管如此,我却从没想过要离开,冥冥中我好像在期盼着什么,等待着什么。



那天大战,我遇到一个有趣的人,一个跟我完全不一样的人。

他的技能喊话很搞怪:阿萨辛大人,您的菊花,就是我生命的方向;这位侠士,你别追了,我已心有所属;1500转速,省电又干净……

他是个话唠,十几分钟的大战,他可以一个人不停的说上八分钟,不管有没有人回应他。

我是个毒姐,但是不太喜欢过于暴露的衣服,所以我的背部挂件一直是一朵大红花。而他也是,一身灿黄,衬着胸前的一坨艳红,稍显滑稽。

他是个藏剑,名字叫缁衣,那次大战让我记住了他。

再见是在长安,当时我在城门口挂机发呆,他从天而降,摔死在我面前。

“哎呦,我的腰。”说的他好像真的摔疼了一样。

我忍俊不禁,开始对着他读涅盘。

他不肯起来,他说:“这位姐姐,帮我打个120呗,然后帮我把这散落一地的胳膊啊腿儿啊的捡起来交给医生,接上还能用。”

我说:“我就是医生啊,你起来吧。”

他说:“哦,那您受累,可一定得我把这一身骨头给接对了啊,可别让我成了瘸三拐四,我还指着这身皮囊吃饭呢。”

周围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有的人缝他,有的人跟他闲聊,他很善谈,跟每个人都聊的来,不像我,像极了闷葫芦。

三见是在成都,我站在广场中央,百无聊赖。他从我身边跑过,像是一道忽然闪过的光。

瞬间的冲动让我密了他:“你一直戴着大红花,太脏了,也不洗洗。”

他冲着我转了一个大风车:1500转速,省电又干净。

他说:“小爷我天天洗的好嘛,再说,你不也是一直戴着。”

我说:“我冷。”

他好像停顿了一会儿,说:“我挂机,去看会儿电影。”

然后他就跳上了那个旋转的花灯,坐在了花瓣里。

我跳了几次,却始终没能跳上去,他突然说:“不是所有人都能跳上来的。”

我说:“你不是挂机吗?”

他说:“切回来看看。”

后来我终于跳了上去,然后在他旁边坐到了凌晨两点,那是我第一次在游戏里熬夜。

之后,我跟缁衣就熟了起来。缁衣朋友很多的样子,我经常看到他在好友频道聊天,因为那些话不是对我说,所以我也从来不回,只是看着。那一行行跳跃的粉红色字体,让我开始觉得我在这个游戏里并不那么孤单。



有一天,我帮一个秀秀过了一个任务,然后她对我说:“谢谢哥哥。”

我说:“汗,我不是哥哥。”

秀秀说:“抱歉,你一直沉默,我以为你是男的。”

我听了觉得很有趣,就去密了缁衣:“有人把我当成是男的,我像嘛?”

他说:“小爷还经常被人当成女的呢,我像嘛?”

我回道:“像。

第1/4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