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xi)心(wen)欲(le)绝(jian)】当你发现你的老师也在剑三


by 繁华终散逐香尘

地址:http://tieba.baidu.com/p/2709165634





让我想想该怎么说

从得知到现在都是懵懵的

我不知道该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还是该为一时的手贱买单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楼主是个大学森

昨天有一节实验课

我早早就去了实验室

却发现木有电

(╯-_-)╯╧╧ 逗我是不

然后楼主去了老师办公室问情况

去了办公室发现

木有人!

但电脑开着哎

桥豆麻袋

辣不是剑三么

一个喵锅正在马嵬驿浩气营地站着

WHAT!难道这是老师的?



然后机智如我

环顾周围木有人!

飞快的凑过去看了一眼喵锅的名字

你们猜怎么了



这个喵锅名字和我基友的一样哎

昨天刚组新队跟基友把22打上1200

今晚告诉逗B我们老师跟你重名了哈哈

以后老师虐我我就虐你!

马嵬驿焦点你

攻防焦点你

南屏追着你跑

一定好有趣!



楼主又瞄了一眼外观

好像是435和395混搭的

布吉岛老师有木有打JJC

……

我觉得偷看一眼没关系

快速的ctrl+A

……

……

……

……

……

谁来告诉我不是真的啊o(≥∩≤)o

那个22队伍里另一个队友真的不是我嘛

是不是ID又重了啊TAT

我抓着谁的肩膀问这不是真的



我觉得我当时真是机智爆表!

在这样震惊的情况之下

我还是快速关掉了JJC页面

然后回到了实验室坐着

我看着窗外

想起了我夕阳下的奔跑

那是我逝去的青春



就像楼上一个人说的

现在的老师都年轻,玩剑三一点也不奇怪

是的 我们这个老师的确很年轻而且很有才

今年刚从学校行政部调上来当老师

有才为什么现在才来当老师呢?

我不知道别的大学是怎么样的

我们学校一般新来的刚毕业的大学老师

不管你是研究生、硕士、还是博士

来了先要做一年的行政部门的工作,像大学生生涯规划,成绩录入之类的

然后才是正式开始教课



我该怎么称呼他呢TAT

原来都是叫游戏ID的

但自从被我发现这个秘密之后

我……叫不粗来了



那就起个代号吧 西瓜

这和他的ID有关联

西瓜是个油菜花的男子(感觉哪里不对)

他是比我也大不了很多岁,但是人家已经博士毕业了哦

而且是理工类大学里的顶尖学校博士毕业的

所以当他刚开始给我们上课的时候

我们对他都有种深深的崇拜之情



楼主玩剑三的时间不是很长

而且属于一事无成的类型

热衷于PVP但是没参加过攻防,因为网卡

被师父带着去过副本但是掉线的节奏让他们带我一次以后就默默遁了

但有些事情坚持总会有收获

因为没有人一起玩我默默清理完了剑网三所有地图的任务

阅读也弄得很全,因为很多书任务得到



正当我以为我会这样每天看风景然后腻了卸载游戏的时候

我遇见了喵哥,也就是西瓜

我累个去啊,叫自己的老师西瓜我真的好不习惯



遇到西瓜是在打10皇宫的时候

我们满频道的喊来个T来个T的时候

西瓜进组了

刚开始打的还挺好的

可打到一半的时候我突然纠结了

开始卡屏,卡屏,延迟,延迟

但这个队伍里面都是一些我认识的但不是很熟的小伙伴,好在也没人说什么



然后西瓜就开始了

哎哎你们看那个秀秀,乱跑引怪

哎哎你们看那个秀秀,DPS比我高不了多少(因为我卡屏没打)

哎哎你们看那个秀秀,撞柱子撞得开心啊



看吧,有时候男神在三次元和现实世界中的高冷是不一样的

现在想想真是个幻灭的开头

完全不能跟现在站在讲台上给我讲课的一本正经的人联系起来啊



楼主是个工科女

平时被各种电子线路,软硬件什么的折磨的不行

所以当我看到这种年纪轻轻博士毕业,而且跟着导师做完了XX地方的光纤入户的人的时候

眼睛里是泛着蓝光的

这要是你妹的吃了他能让我可以轻松一点啊,我一定毫不犹豫扑上去好么



上学期的时候有3种类型的实验课

而且因为要剪导线什么的,我书包里常年装着一把钳子,两把螺丝刀

还记得一天晚上回宿舍的时候,钳子与螺丝刀不幸落地

后面一男同学彪悍的喊了一声:哎同学你的钳子掉了

我当时就!@#¥%……&

都是泪



当时被西瓜那么一说

我真的脸红透了好么

我也不想这样的啊但这不是没办法

但从那以后真的不打副本了,我自己一个人单机水水也不害人不是



但打完以后西瓜M我说你别生气

我说我没生气

西瓜说你一句话不说我以为你生气了

我说没有因为卡,打字麻烦

然后我们我也不记得聊了些啥,后来都各自去睡了



我当时虽然网卡呢,但是对PVP的热情还是无法掩埋的

不过人头现在手里只有5000+

那时候每天就是黑龙战场南屏押镖昆仑捡冰喂药什么的

每次看见周围红点多了就跑

要是落单的总会上去单挑一下,打得过接着打,打不过逃,真正太猥琐



但是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

那天在昆仑捡物资的时候,眼看就能捡完了

忽然提示我被缴械了

一看你妹的是西瓜

然后我们就开打了 反正就跟玩似的他贱贱的不让我做任务也不杀我

可周围忽然出现了3-4个红名冲上来

我瞬间扑街了



我密聊发了个鄙视的表情过去

他笑的可开心卧槽

我打开附近列表发现有几个绿名在周围

赶紧组队,然后大家商量先回复活点召集几个做任务的小伙伴再一起冲过来

于是我们就在各个频道喊:恶人小伙伴们快来捡物资呀!我们需要你!

这时其中一个红名说了句:好萌的妹子啊

……

……

……

……

脑洞大能救不?!

这时那个红名接着说:妹纸可以接着做任务不杀,汉子必死!

大家都沉默了

但一个毒奶妹纸尝试着起来,真的没被杀

然后她拉了我们起来,我们大概有5个人

(@ ̄ー ̄@) 哼哼少年,让你知道什么叫农夫与蛇

因为有奶我们几个迅速把这几个红名压趴在地

我亲手大腿一抬踢翻了西瓜,开心呐



正当大家以为我们凭借着人数的优势可以接着开开心心做任务的时候

那个红名说:这样的妹纸让我怎么喜欢,我不能再手软

就见他们瞬起然后我连技能没怎么发就死了



西瓜密我说傻了吧嘿嘿,我们帮会这几个无聊就喜欢来巡山,老PVP了没见一身325嘛



然后昆仑上演了一出我起来!扑街

再起!扑街!

再起!扑街!

……的伤心戏码



队伍里面的几个妹纸已经回营地了

你以为我们就会这样坐以待毙嘛!

不可能

我躺在这里是为打探军情,看他们人数以及会不会短期内走掉

结果他们一直不走,妹纸们果断开始召唤小伙伴

看着我们的队伍不断壮大

我的表情是这样的#笑而不语~



正当妹纸们都准备好,我原地起的CD也已经好了

只要大部队冲上来我们就可以黑哟~伊尔哟·~黑伊黑伊尔呦向前冲的时候

我看见辣个红名藏剑站在我的尸体上

藏剑说:我还是觉得这个妹纸好萌啊我们来合个影吧

然后刷一下!我躺在了一片海誓山盟里!





土豪!做朋友!土豪!我的嫁!

你们以为我会这样嘛

大错特错!

此煤老板之盟非彼煤老板之盟

是活动系统赠送的啦~~

不会上电视的啦~~

不然人家还会害羞一下下的啦~~

想到我这个网卡坑爹的小透明会上电视~

向我的师傅们证明我也是有销路的~~~

人家就好开心~~

泥垢了!



淡定如我,这时候一定不能表现出激动、开心之类的样子

我默默在附近频道打了个逗B

藏剑在我尸体旁打着伞说:妹纸这样截图不好看,你起来嘛

我默默的看了一眼地图上离我越来越近的一群蓝点

心里数着123

说:真的要我起来嘛!你不后悔嘛

藏剑说:你起来吧我不杀你

于是我一个起身一个蹑云冲向我的小伙伴们,队伍里的奶妈给了我爱的风秀和王母

好开心

接下来的场面太过于血腥暴力,我不方便叙述

总之就是腿打折,胳膊打折……啧啧

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呢



于是我去折腾钳子螺丝刀了

隔壁文学院妹纸门坏了

非要我帮忙修修

妹纸不是工科女都会修门的好不

但是妹纸扑闪着大眼睛看着我,我……

无法拒绝

所以各位回见



我肥来了

其实妹纸的门木有多大事

就是合页有点不好用了

我加了点油在里面,然后它就不会再吱呀吱呀叫唤啦

然后把螺丝什么的拧了下

其实妹纸们啊

用门夹核桃吃不是一个好行为啊

你们考虑过门的感受不

这样真的不好

看我真诚的眼神儿



上午说到我们把那几个任务点的浩气给压趴在地

蓝后我们打算就这样走掉,深藏功与名的时候

biu~~~~~~biu~~~~~~~~~

来了更多的红名

于是喜闻乐见咯

昆仑就上演了一出:你来追我呀来呀来呀 的戏码

我也布吉岛事情怎么发展成这样的

总之后来我们的队伍壮大成了一个25人的团,和对面的浩气打的死去活来

慢慢的发展成为了

小攻防



但是我还挺激动的有木有!

好久木有这么多人跟我一起玩了呀哈哈哈啊哈

于是很欢乐的死回去再回来死回去再回来

其间我重点焦点了西瓜,都是你做滴,少年no zuo no die啊





但其实我们一帮散人

怎么可能打得过对面同等数量的同一个帮会久经战场磨砺的PVP呢

所以我们死得很惨

于是事情发展着发展着

逐渐迈向羞羞的方向了……

泥垢了!

其实不是,总之就是开始和谐的口水了

什么PVP注定永生孤独,PVP穷三代,PVP没有女朋友,PVP孤独还不能撸木桩什么的



我在队伍里面看的挺开心

╮(╯_╰)╭ 我就是一个这样猥琐而不失热血的菇凉!

妹纸们都冲着我扑过来吧!





那天真的大家都没有说什么过分的例如问候人家父母的词

都是充满了智慧的斗嘴!

然后我忍不住了也加了两句

现在想想真是

呵呵自己一脸啊









我慷慨激昂的在附近频道打出了这样一行字!

“PVP没有女朋友,煤老板之盟放给路人”

这下欢乐了,就像扔了一个重磅炸弹那样

大家都开始了欢乐的刷屏

“PVP没有女朋友,煤老板之盟放给路人”

“PVP没有女朋友,煤老板之盟放给路人”

“PVP没有女朋友,煤老板之盟放给路人”

“PVP没有女朋友,煤老板之盟放给路人”

“PVP没有女朋友,煤老板之盟放给路人”



一时之间大家刷屏刷的太欢乐了

世界、地图、近聊什么的都是这句话

不过这也就算了

是哪位机智的小伙伴!

刷“PVP没有女朋友,煤老板之盟放给路人”的时候

带上了辣个给我放煤老板之盟黄鸡的ID

……

……

……

“【黄鸡ID】PVP没有女朋友,煤老板之盟放给路人”

我现在跑还来的及嘛!

救命啊!



卤煮肥来了

今天上午有西瓜的课

他提着电脑包雄赳赳气昂昂走进教室

打开多媒体设备,调好投影仪

然后静默了两秒说:同学们我忘记带书了稍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

……

……

……

……

老师你确定要跑回去取书么

然后我们就看见一阵风跑下楼的他骑着自行车呼啸而去

(╯-_-)╯╧╧

说好的睿智冷静青年博士生呢

你就不能来个自由发挥

让我们更心甘情愿拜倒在你学霸的光辉之下!



(拍惊堂木)

上回说到我一时不查让欢乐的小伙伴刷了黄鸡的屏

当时楼主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跑

刚玩PVP的时候别的没学好,逃跑用的最溜了

水榭花楹加跑速常年顶着,遇到红名打我一个解控一个减伤,帝骖龙翔,蝶弄足蹑云跑远

如果还没甩开邻里曲重置蝶弄足接着跑

但我还是先默默点了一下黄鸡,发现!

马单目标是我!

二话不说我转身就跑了,跑到了小遥峰那里远远躲着

这时队伍里面大家打得也差不多了,任务基本做完了,于是都说了晚安什么的下线了

我想下线的时候发现我擦!

黄鸡为什么站在我背后!



马单他是怎么找到我的!

然后我就感觉重剑轻剑一片金光之下

我光荣的死了

然后世界闪过公告说:【我的ID】已在限时内被击成重伤,请完成的侠士去信使那里领取奖励什么的

(╯`□′)╯(┻━┻

我觉得最坑爹的就在这里

被悬赏的本人什么都看不到

只有别人才能看到头顶上那个大大的“赏”字

而且被悬赏以后在哪里都会清清楚楚显示,除非你躲进副本什么的



昆仑常年冰天雪地

躺在地上看着天,有点冷

我想:╮(〉_〉)╭ 杀就杀吧,让人消消气,好歹我开的头不是嘛

如果他说什么就让说去吧,我不出声就是了,只要不太过分不问候我的父母亲戚

可惜黄鸡一眼不发,就坐在我尸体上打坐

这跟刚才辣个说:妹纸可以做任务不杀,男的不行的人完全两个属性啊

你什么时候走了我好下线

我说:少侠屁股冷不,这样坐着容易得痔疮,快起来吧

我有时候有点毛病,我称呼他为“突发性嘴贱”

然后现在,我就犯病了

黄鸡说:不冷,我坐在你身上

……

少侠你不睡觉嘛

没有反应

后来我再说什么都木有反应



我心里忐忑啊,忧郁啊,纠结啊

这到底起不起来呢?

这要是起来了再瞬间被打翻在地,我这今晚最后一点装备耐久都没了啊

就算人到时候不打我

随便一个怪都能追着我跑圈儿啊

因为技能发不粗来了啊





纠结着纠结着

西瓜的密聊来了:你还在昆仑?我们对立阵营我看不到你

我说:干嘛,刺探军情

西瓜说:你现在是不是被我们帮会的黄鸡压着呢

你妹说话要文明

我没有搭理他

西瓜又说,你起来走吧

我说 衮衮衮,打得不是你你不疼是不

西瓜说真的你起来走吧

黄鸡挂机睡觉去了

……

……

……

……

……

睡觉去了

黄鸡大大你好狠!

我一个鲤鱼打挺翻起来

先试探着对着黄鸡做了个 亲 的动作表情

木有反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对着黄鸡把所有的扇巴掌啊,踢之类的表情都做了一遍

他被我打的满地找牙,哇哇乱喊

真开心



当时的我真是Too young too simple

young too simple

too simple

simple

(这是回音)



如果事情就这么结束了

我还说神马!

(二拍惊堂木)



第二天上线的时候吧

我真没把昨天的发生的一切当回事儿

最多就是这个大江湖中的一次有趣的经历

每天那么多的人来去匆匆

打副本的纠结于装备,PVP的纠结于威望和名剑币

大家都有自己的事要忙



我像往常一样先去信使那里收钱

这都是辛辛苦苦练缝纫以后做出来的啊

不过妹纸们对于外观的追求真是啧啧啊

我曾经把一件最简单的流云舞衣卖到800金的价格,可照样还是有人买不是

关键是木有人知道我刚开始卖是200金呐,看销路好就慢慢加价上去了

我就是奸商呐,你来打我呀



收完了钱接日常飞副本

80后期的时候五小有时候不用奶也可以

我这不就遇到一个菜刀队

3唐门一明教我万年冰心不解释

大家沉默着噼里啪啦干干脆脆打了boss摸完箱子神行走人



我神行还在CD中

这个现在只有我一个活人的帮会开不出15分钟神行

于是我暗戳戳从秘境口出去

刚读完条来没来的及看清怎么了

我就销魂的一声“啊”躺了

然后屏幕又闪过公告:【我ID】已经在限时内被击成重伤,巴拉巴拉巴拉



我抬起头泪眼朦胧看了一眼从天而降二话不说就KO了我的黄鸡大大

真是不知道说神马好

我也懒得动口了,就心想以不变应万变呗

看你要干啥

然后看着看着看着

黄鸡就进副本了

我回营地起来

接着去日常什么的



后来有人问你不生气吗?

我说气,可我气又能怎么样?

骂出来?有用么,人家照样是PVP大帮的人

我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透明

骂来骂去芝麻大点的事都能牵扯出一堆东西

我来玩游戏是想在繁重的课业之余找点轻松

不想再背负有的没的



在这样一个以古风、剑侠、江湖为背景的地方

也有一个的规则,大家都是有血性的人

愿意自然应该手底下见真章,战个痛快

那些口诛笔伐的东西除了能给818加点料,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之外

真的对我没什么好处

我愿意接着做我的小透明



前几天在微博看见一个东西

说:你为什么骂人是傻X?回答:靠,因为打不过

所以呐我在上面说的那些有的没的

其实也是一个道理:我打不过黄鸡



咳咳,回归正题

后来呢,让我真是不知道怎么说好

总之就是

黑龙遇见黄鸡,一路死着才能到毒神脚下

昆仑遇见黄鸡,接任务那胖子脚下就是我的安息之地

南屏遇见黄鸡,沉尸江底,哇我可以捡好多沙子了好开心



而且我不知道他是处于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每次看见我必然先悬赏

然后砸过来拿走我的人头

难道我的死讯广而告之才会大快人心嘛



我也不可能一直不反抗的

慢慢的我也不会看见黄鸡就逃跑了

从一开始的只能支撑几秒到最后很偶然很偶然我也能杀了他

真是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

让我掬一把辛酸泪啊



曾经有一次在南屏捡沙子的时候远远看见黄鸡

刚好当天我看见一个段子

一个奶手法很好的妹纸

每次把DPS溜的团团转的时候

还有时间打字嘲讽说:打奶没JJ

我当时看见这句话真是觉得太喜感了

于是在看见黄鸡的时候我立马切了奶

并打算用我一身白板且是烛天的奶装好好嘲讽他没那啥



我十分热切盼望着黄鸡过来杀我

我真不是个M

然后他果不其然一个鹤归砸过来我这小脆皮就屎了

然后我激动地躺在地上在近聊频道打字:打奶的【黄鸡ID】木JJ

对你们没有看错!没有看错!这次黄鸡的ID是我加上去的!

复制粘贴复制粘贴

近聊频道一时之间都被这句话刷屏了

真解气



当当当,答疑解惑的时间到了

有问题不用怕,秀娘立即来帮你

问题一:

小伙伴问为什么楼主你不经常打开悬赏列表看看自己是不是被悬赏了呢?

回答:因为这黄鸡他不按套路出牌啊,我在前面说过了他是看见我以后立即悬赏然后冲过来杀我,而不是先悬赏再找我,如果是这样我铁定双开看见自己被悬赏马上杀了自己拿钱!这样每天都有收入,不久我就可以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问题二:

楼主你不是讲老师的么,被黄鸡歪楼了啊!

回答:大家要相信黄鸡不是主角,但是他确实做了这些事,而楼主我呢当时没觉得怎样,写起来了感觉还挺有意思,嘿嘿嘿嘿嘿嘿

所以我写超了!(不要殴打我)



由于黄鸡的不按套路出牌让我断了很大一条财路

但是咱也不是没脑子不是

既然他不是按照悬赏判断我的位置在哪里,那么他是怎么知道我在哪里的?

答案必然是我的好友里有他的小号,可是我150个好友都满了,其中认识的人有自己的分组,不认识的人占大部分,我难道要全删除?

这也太费力气了!

那我该怎么办才能躲过呢?



经过深思熟虑以后

我把魔爪伸向了西瓜

我密他又死了!然后接着说发错了不好意思T^T

经过那次打副本以及他给我提醒黄鸡走了,我觉得他似乎挺善良?

估计他也在帮会频道看见击杀喊话了

他果然问我:又被杀了啊,哈哈,不过也是你可让黄鸡丢大脸了,世界都刷了

所以这是他总让我的的死讯上公告的原因么

我接着说:我打不过他啊T^T

西瓜说:少年练啊,不挨打怎么进步,等你能打死他了你就解放了

你妹你妹你妹



可是这时候我也只能压下喉头的鲜血

继续耐着性子装可怜:你不觉得这样不好么,我一个弱女子孤苦无依的,帮会就我一个人,还没有亲友,就靠做任务挣点钱养活自己,还每天总被杀个几次,打副本人家都会说这不是最近总被悬赏那个,我们杀了他分钱吧!这样下去威望攒不出来,战阶刷不上去,装备跟不上大家,走在野外很容易就被秒掉的,那时候我更难过,难过就波动了,就不能呼吸了,就想嘤嘤嘤了,嘤嘤嘤找不到熟人就只能找你了

西瓜:说人话

我:大侠您英明神武盖世无双玉树临风潇洒走一回,帮我看着点黄鸡呗

西瓜:……我不能背叛帮会的人啊

我:不算背叛不算不算,你看啊,你是如此热爱帮会的一个人,帮会成员的动向你也很关心,然后随便一看黄鸡在哪,随便告诉我一声我马上离那里远远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西瓜:……

我:拜托拜托!我这里虽然没有小鱼干但是有马草!皇竹草你尊贵的里飞沙值得拥有!每日供应!

西瓜别别扭扭不肯说句答应的话,比妹子还难哄!

但我估摸他同意了,因为后来他会言简意赅密我:昆仑 长安 南屏 寂灭厅 等等这样的地名

我就马上离那些地图远远的

可惜我一双纤纤玉手挖马草挖的都出茧子了〒_〒



(拍惊堂木)

自从楼主在苍山洱海开始了每日挖马草的生涯之后

日子过得越发的艰辛了(ノへ ̄、)[抽泣]

你们看我挖出的皇竹草!这卖到交易行就是钱啊!可是这钱我却要送给愚蠢的外邦人!

抬头看天,我很阴郁

看看双手,我很阴郁

再看到密聊里面西瓜的密语:来送马草,我在XX。

第1/3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