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不住来树洞】救命少侠你何苦!我真的不是软妹纸!!T T


by 少侠救命别追我

地址:http://tieba.baidu.com/p/2157896515





要怎么来形容撸主现在的心情……大概就是这张图吧↑

为啥你就和我没完没了啊!!??Q皿Q



大年初一对象就让跪榴莲的人你伤不起OTL

不知道那个军爷逛不逛贴吧,要是看到了更好,看不到的……就当撸主心中郁结无处喧嚣单纯来树洞吧ヽ(≥Д≤)ノ



撸主是一个炮哥,真·汉子,最开始是对象来玩J3,于是我俩从往常的你挑水来我织布(不对)变成了你剑三来我挑水织布……

对象是个话唠,我是个爱听他唠叨的闷骚,某一天突然发现对象很久都不唠叨了!而是对着电脑笑的跟一朵撒比花一样,撸主心里着急啊但是碍于面子不能问啊TAT,只能每天默默的借端茶送水的功夫去看看他在干什么。但是对象是个何其敏锐的人= =在我每天欲言又止反反复复找他N次以后,他跟我说,“来来回回的你墨迹什么是不是个爷们,有事就说没事就衮。”



然后。

我就衮了。



所以很多年(?)以后,撸主总是在想,如果放任对象每天笑成一朵花说不定等他面部痉挛的时候就圆润的回到撸主的怀抱中了,这样撸主就不用去陪他渣基三,大年初一撸主就不用跪榴莲!

可惜,梦想总是非常美好的。



继续说。

你们以为对象凶我撸主就会放弃吗?图样图森破!

所以撸主卷好铺盖拿好自己的手机衮到客厅,跟对象的朋友,简称啥呢……简称饺子吧,开始了促膝长谈。



谈的什么抱歉我忘记了QAQ总之就是从饺子那里知道了对象在玩一款游戏叫做剑侠情缘三,也知道了这个游戏最容易出现基情和喜闻乐见(哪里不对),顿时警钟大响有木有!虽然我嘴上不说可是真心听到饺子把什么千里送啥啥的夸大无数倍以后就坐不住了啊好吗!

所以撸主当天晚上借加班的理由去网吧拷了个客户端,开始了我的剑三。



撸主最开始选的不是炮哥,而是毒萝捂脸////,因为上游戏之前逛论坛视频,有个视频里面毒萝拿着小笛子后面跟着呱太的场景就顿时……戳到了撸主**。起好名字上了游戏,饺子就打电话问我ID,然后邀请我组队。

队里是一个军爷,一个花哥,一个秀秀。军爷就是日后喜闻乐见的那个军爷,对象是花哥,饺子是秀秀。当天具体细节忘得差不多了,但是唯一记得的就是,入队以后饺子说,“你们看这是我徒弟!!老子有徒弟了!!!”

我,“师父父,举高高,要抱抱,么么哒!”

军爷,“萌妹子?”

花哥,“……呵呵。”



当晚我就打了地铺这件事我会说吗?



雅蠛蝶啊!!!撸主当时不知道对象就是那个花哥啊!!!在对象心中撸主一直是高贵冷艳的白莲花啊!!!撸主一直说亲爱的我的温柔只为你啊!!!!



结果一开口就特么……出师未捷身先死。



聪明如我顿时就悟了= =于是给饺子打电话,那个小J人在电话里笑的花枝招展五颜六色,撸主自认倒霉,捧着之前台式机换下来的CPU到对象跟前去认错,对象呵呵一笑,对我说,“下次你就去跪咱爸落咱家的算盘,再有下次你就去跪榴莲吧,要是……呵呵,咱俩就再见。”

……

Q口Q

……

这段话撸主写了下来挂在了我的办公桌我的电脑桌我的床头柜前面,每日当做毛主席语录一样诵读一遍,不敢怠慢T T



一写对象就收不住了怎么破∑(?ω?`|||)!!

是直接切入正题还是继续看我对象话唠属性附身呢……



ヾ(?ω?o)那个毒萝还没入门派就被对象掐死在稻香村了,原因是我一完萝莉御姐这类的号就容易角色代入,对象说OOC神马的最可怕了赶紧给老子变回来。

所以我就选了个炮哥。

其实最开始我想选城管来着……之所以选炮哥是因为听饺子说对象是个专注离经三十年的万花,饺子又说炮哥是杀手那一类的,和我俩现实职业多么的像BLABLA……

我说放p!城管和万花才像!饺子就说如果我不选炮哥就把上次聚会我送我们科新来那个妹子回家这事告诉对象。

哦对,饺子和对象是朋友,但是和我是同事,所以很多时候我都不得不屈于她的淫威T T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对象那个醋坛子打翻了跑回娘家。

我还怕他爸T T大概心里有阴影,所以一想到对象有可能跑回娘家告诉爸爸,他爸爸就冲到我家里来的场面,我就萎了ヽ(#`Д′)?立刻选了炮哥,并且模仿对象ID的形式起了个貌似情侣名的ID。



进了村依旧是饺子组我,组里依旧是那些人,军爷问是谁,饺子说还是那个毒萝,军爷说,“哦……是她啊。”



我恨啊!!!为啥当初没看见军爷打的是“她”不是“他”啊!!!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先说一下,接下来估计撸主职业病犯了就会细节描写……

求认识的别出声默默的……_(:з」∠)_默默的遁了然后私下找撸主撸主给你们发糖!

对象最讨厌乱七八糟麻烦的事_(:з」∠)_我怕跪榴莲T T



之后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撸主恰巧接了台病人,单位的电脑没网,都是内线,每天忙的要死,也起了干脆不玩这个游戏,反正我和对象的关系也不能因为这个游戏变淡的念头。

第1/10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