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三了半个月之后的818】我祝你们两个,渣男与三,永世同欢


by 晓霜降

地址:http://tieba.baidu.com/p/2262930125





炮哥镇楼可以吗?



借ID来8的!!!!亲友的ID!!!!!!



我已经被三掉快半个月了,我从来没想过我有一天把这件事拿上来818。因为人和人之间的命运总是如此雷同,历史总是那么相似,每个被三掉的原配差不多都是经历过这种事。各位吧友不觉得狗血,我自己都看腻了。

但是,事情的导火线应该就是前两天的日常,唐门密室吧

是你们两个逼我的,要不然我阴暗的心理也不会蠢蠢欲动。

我,我前情缘,三儿,是一个帮会里的。我被三掉之后,我们几个人包括共同的亲友,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我一个最好的基友,我们互称老婆,她怕我尴尬担心我不开心,想要陪我转服。被我拒绝了,错的又不是我,凭什么留他们两个在这里逍遥,我却要灰溜溜的走?

所以就造成了现在这种尴尬的局面,就算被三了半个月,三个人彼此还是在一个服,一个帮,好友列表里也有彼此的好友。没想过要报复要818什么的,我玩我的游戏,生活还在继续。但是有些人一直欺人太甚,言归正传,下面开8吧。



卤煮心死了,先准备准备下班回家吧,心累。

卤煮最好的基友,下面简称游游,是个传统意义上的五七万,她练过的奶号可以绕成都城一圈。终于有一天,我们几个亲友都被她的奶喂吐了,她就跑去练了个军娘。亲友里面有五毒有七秀有唐门有藏剑,就是没有T,于是这个军娘诞生之后我们都热泪盈眶,开始众星捧月。

楼主是花姐,不是你们印象当中甩头发泼墨水,往那一站就充满了气质的花姐。……当然卤煮表面上是这样,内心是朵流氓猥琐花,打副本奶不上的时候就开始出口成脏,遇到露背毒哥直接一键脱光开始调戏。

平时卤煮都安安分分的玩自己的单机,低调做人低调玩游戏低调的陪亲友陪老婆,因为卤煮从没想过自己这样的女流氓能有情缘。

但是预想不到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在卤煮始料不及的时候。



我们带游游的军娘撸日常,撸五小,撸10ZLD,游游自己也去包团。加上游游自己很有意识,逐渐也成长成一只帅气的T。有一天我们几个亲友照旧去撸10人ZLD,不知道怎么到陆寻一直灭团,因为是7个人撸的恐怕是DPS不够,我们就喊帮会频道求救场。

不久就进来一只深V炮哥,他进来啪啪啪放了玉笛和二十四桥,我们喊着打倒土豪消灭土豪的口号迅速撸完了ZLD。

我想着没有露背毒哥,深V炮哥也好啊,=。=就啪啪啪一键脱光:“炮哥求勾搭。”

炮哥华丽丽的神行飞走了。

之后不知是自己有心留意了还是巧合,总是在帮会频道看到炮哥的击杀喊话,我们几个弱鸡亲友团撸副本的时候,他也会来参加。

.但是我在他面前从来毫不掩饰,我奶不上发急的时候,聊天界面也依旧是我的国骂。而他总是最沉稳的那个,从不打字聊天,只是在YY里偶尔说一两句。副本从不出错,黑龙总是一发追命就把别人带走。

我到底喜欢他什么,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感情就像秋草一样疯长。



渐渐的,帮会里人越来越多,亲友也越来越多,我们不满足只组织10人FB,开始组织25人本,炮哥和我们帮会一个军爷轮流指挥。我也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水下去了,每天都流连于贴吧的万花技术帖,每晚长安木桩前都有我测DPS的身影,我买G,我砸钱,不留手的拍装备,精炼装备,每次团本我都是早早进团的那一个。

亲友团里治疗溢出,缺T和DPS,好几个奶妈被团长逼良为X,穿上自己混搭的输出装享受dps的快感。

其中有一个七秀妹纸幸免于难,因为她有一把轻离,是军爷早期的亲友,苦苦哀求下加入我们的小亲友团。我们几个格外珍惜这个橙武姐,因为她脾气不错人又好,装备没什么需求了总是很客气地让给别的妹纸。一开始,让人唯一对她有意见的地方,大概就是她喜欢在打本的时候开自由麦了吧,我们总是能在打本的时候听见她的惊呼“啊呀!我的抱枕掉了呢等我下!”“呵呵xx躺尸的好快。”“矮油这个扫射差点来不及躲好怕怕。”因为她还喜欢嘤嘤,我们就叫她茵茵吧。

因为大家都是亲友,我们都是以忍让为主,再说我们也没觉得是什么很过分的事情,就是打本打到一半,指挥好好的被打掉会一下子接不上。有次她甚至开着自由麦打电话,我们都有点不太开心。但是每次打完本她都会唱很好听的歌给我们听,我们当然就被安抚了。



某天晚上,帮会没活动,我想也没什么事就晚点上线姗姗来迟。突然亲友毒哥密我。

小锦(卤煮的昵称),茵茵被人守尸了,好像两边的帮会都架上了。

卤煮心里一紧张,难道又是阵营恩怨?卤煮是个标准的蘑菇党,也是个万年中立,对阵营之事根本一窍不通。听说是茵茵在野外遇到了以前的仇人,很久没上了,茵茵密聊了过去,对方说号已经换人了,叫茵茵删仇人。茵茵不信,直接一发剑破糊了上去,之后还守尸他。那人气不过,就发展到两边帮会帮战。

我一边做日常一边听消息,后来毒哥跟我说,我们帮战赢了,军爷和炮哥撸掉了很多人,但是后来军爷和炮哥还是和人家道歉了,那边也服气了,就走了。

第1/6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