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被坑,我都特别想念以前那群神一样的队友


我曾经很水,水到上个赛季叽叽场55队友气纯甲说过这样一句话。

“我就给你两个目标:第一,我不管你什么时候躺什么时候交免控,我让你打谁你打谁。第二,我不管对面有没有带治疗,你是唐门,你至少给我打10W的伤害。”



气纯甲是个真高玩。指挥简洁,走位风骚,意识淫(GWW)荡,手法犀利。22可以1V2,野外可以1挑N。虽然这话说起来夸张,不过那个时候真心觉得,如果给他一个手法犀利的奶,他可以干翻对面一个团。

关于这样的高玩为什么会和我这种菜鸟绑定JJC,这是一个蛋疼的故事。

我刚有了230混搭255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和我水平半斤八两的剑纯A。

所谓半斤八两,就是我隐身交了他也差不多该躺了的意思。每一次我们扑街之后,都会开启嘲讽模式互拉仇恨。

“连气纯的无敌都爆不了,要你何用?脑残。”

“连残血的奶妈都秒不了,要你又有何用?垃圾。”

“呵呵,再输就散了吧。”

五分钟后。

“再排一场,刚没发挥好。”

……

这种蛋疼的22持续了快要1个多月,当时真是年少无知,到了1500就觉得自己叼炸,觉得我们的操作一定是在各种凌辱和困境之中有所提高,1500都到了,2200还会远吗。

突然有一天,剑纯说他要有一段时间告别剑三,以后不能和我打JJC了。

我忧郁地在YY问他,“你是要上六年级了么?”

他非常委婉地问候了我全家。

其实是这个逗比撸多了,把左手撸骨折了- -

总之他现在左手打着石膏,一个月之内对着剑三只能就看看不动手。为了弥补我空虚的JJC,他喊来了他的小伙伴,也就是上面提到的,高玩气纯甲。



我琢磨着他俩应该是同学室友,因为有的时候高玩开着麦,我就能听到剑纯A跟煞笔一样的声音在后面嘿嘿嘿地笑。

后话暂且不表,当年高玩甲在我眼里就是个PVE气纯甲。3W都没到的血。

“请赐教。”我很叼地跟他插了次旗,可惜还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我就顶着200滴血滚到角落去喝茶了。

这个高玩甲,在我的剑三成长史里有不可磨灭的影响,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让我堂堂一个射程25尺的鲸鱼看见气纯逃得比狗还快。

如影随形的生太极,恰到好处的镇山河,神出鬼没的九转五方,狂风暴雨般的两仪四象,北斗无缝三才五方……当你想打他的时候,他总是游离在你的射程以外;当你向他靠近的时候,又不知不觉地进入了他的攻击范围。说他猥琐吧,他定着你正大光明地拍两仪;说他不猥琐吧,骗打断骗解控骗爆发样样来。当你开着解控和爆发的时候你打不到他,当你解控减伤一消失,你就知道什么叫痛,真痛,真他妈痛。

就在我拉高玩甲进队的那个晚上,我上了1600。

站在无敌里对着被定住的红名读条,感觉真爽。



上了1600,但是没满10场,没名剑币换武器,我就腆着脸M气纯甲,哥们,还打么?

气纯甲:不想打- -

我:为啥?

气纯甲:你技术不行- -

我:……别这么直接,换个理由?

气纯甲:我比较喜欢PVE。

气纯甲是真喜欢PVE,说真的,80年代,洛阳木桩区,这哥们一打一小时,纯手动,这是要撸多少次才能培养出的强悍臂力……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只加了高玩好友。有一次他在好友里喊DH,我就去了,想着我们好歹也有点交情。没想到打完牡丹他嫌我DPS低把我很客气地请出了团。当时YY20多个人……不说了。

什么屌丝仰望土豪的都弱爆了,水货仰望高玩才叫辛酸。



高玩大腿不给抱,我就又去找人。那个时候真心不懂,不知道可以再建个33挣扎队混名剑币,满世界喊人打22。

我呢,手特别黑,要什么装备摸不出什么,但是我运气其实挺好的。很多时候我都在想,要是当年我喊人的时候叫来了一群比我还坑的,那我说不定到现在都在1600挣扎。

我喊着喊着,就有人M我,要带吗?

我第一反应:要钱吗?

对方:你有吗?

我犹豫了一下:没很多。

对方:先带再说。

这个就是未来的神奶,万花乙。不过在那个时候,他还只是个刚一身270的离经花。战斗力,不详。

我很好奇到底是出于什么动机他想带我。

他说,他自己270了之后,想带人上1600赚点钱,但是不清楚自己行不行,想先带几个小号试试手。

麻痹,还以为自己ID天生丽质,看来果然是想多了。

没上YY之前觉得这万花真不错,肯带小号而且感觉做事挺慎重的。



上了YY……马勒戈壁这个万花他是个话唠,真心烦。要不是看在他是治疗得喊,真心想把他麦给闭了。一个男的,操着广东口音,叨叨叨叨叨,都他妈在倒计时了,还在跟我说什么“你知道单挑最犀利的职业是悬壶心法的花间花吗”“我那天打本的时候秒驱痛血指”……

第一场,扑街。

第二场,扑街。

我本来是不懂扑街的意思的,自从认识了这个万花之后,全队有了广东话这个新技能。

扑街三场之后他后知后觉,惊呼,你痴线啊你原来的队伍不是已经1600了吗。

我说,我要名剑币,你给我保两场。

他坚持要我解散再建队重新打。

第1/11页 下一页